跳转至

禁闭岛

剧情

笔记

故事发生在1954年,联邦执法官泰德·丹尼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和上级新派来的搭档查克(马克·鲁弗洛饰)奉命上岛调查此事,主管医生考利接待了他们并负责协助调查。而泰德此行前来还有一个隐秘的目的:寻找让妻子葬身火海的凶手莱迪斯。调查过程中,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了泰德的推断:在这66名有档案的精神病罪犯外,还有一名编号67的人存在,但无论狱警还是医生或者其他病人,对此都矢口否认。

泰德深信这个67号就是杀害他妻子的凶手莱迪斯,而且这里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但他的同伴查克提醒他这可能是政府的秘密试验所,而政府派泰德来,是因为泰德在遭受妻子惨死后遗留精神创伤,是他们最好的实验对象,泰德予以否认,说来这里调查此案是他自己申请的,他怀疑导致自己妻子惨死的凶手就被人藏匿在这个岛上,事情变得扑朔迷离。泰德在调查中偏头疼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经常出现幻觉和噩梦,参军时纳粹集中营的惨象不断闪现在他眼前,他发誓不再让纳粹的行径出现在这里。

在山崖一处隐秘的山洞,泰德发现了失踪的女犯人雷切尔,雷切尔告诉他,她本来是这里的精神病医生,政府在这里进行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她无法接受事实,被其他人设计陷害,被当作“精神病人”看押起来,她才设计逃跑的。雷切尔告诉泰德,想解开这个秘密,就要去灯塔上,因为那里是这一切的根源。泰德强忍着头疼和幻觉,潜到灯塔上,却发现只有一个看守,他打晕看守抢过枪冲上顶楼,却发现岛上的主管医生考利一直在等着他的到来,而灯塔上也没有任何进行人体试验的痕迹和证据,只有一间简陋的办公室。考利向泰德说出了所有事情的原因,而他的搭档查克则解释说自己其实是泰德两年来的首席治疗师希恩,令泰德有如晴天霹雳般震惊。

原来这一切都是泰德的梦,那个神秘的67号病人,泰德一直怀疑的莱迪斯,就是他自己。医生告诉泰德,他的真名叫安德鲁·莱迪斯,他妻子患有精神病在淹死了自己三个孩子后自杀,而他也受到极大的精神创伤,在自我保护的潜意识中,把自己三个孩子忘的一干二净,并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莱迪斯和那场记忆深刻的火灾,这个被创造出来的“莱迪斯”被他设计成面带刀疤、波斯猫眼、十恶不赦的凶手;他自己则是一个退伍后从警,和妻子恩爱有加的模范丈夫“泰德”,只有在他做梦和出现幻觉的时候,都是他原本的记忆。 而这一切行为,都是考利医生为了医治泰德的病症和配合他的意识而制造的一场戏剧,希望他能自己从中解脱出来,考利医生深信这种方法可以治愈大部分精神病人,泰德(莱迪斯)想反击考利医生的“陷害”,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无力,越来越迷茫。考利医生告诉他,如果他还不能清醒过来,依旧认定自己是好人“泰德”,那将不得不对他进行“道德性措施”,切除前脑叶白质。因为他自从来到这个岛上,几乎伤害了所有的护卫、医生和病人,他自己却一无所知。

影评

笔记

《禁闭岛》是一部上乘的心理惊悚电影,该片强调电影视听手法的运用,通过镜头运用、听觉效果等将影片的紧张恐怖气氛烘托得恰到好处(《信息时报》评)。

《禁闭岛》的气氛营造,从片头随派拉蒙标志出现的第一个音符就已经开始了。斯科塞斯如工匠一般一刀一凿地将现实剥离开来。泰德在二战后十年罹患的战争创伤由闪回得以表现。“战后创伤休克症候群”的典型症状可从片中那些身着普通西装领带,烟不离手,压低帽檐走进大雨并装作神情自若的男人身上一一呈现。一切细节都预示着令人不安的可怕秘密,泰德的自信和自我被不断蚕食,而这一切在导演的安排下都无懈可击(美国影评人Roger Ebert评)[8] 。

《禁闭岛》是一部探讨精神与行为的悬疑惊悚片。导演斯科塞斯使用了大量超现实主义的手法描绘泰德·丹尼尔的幻觉和梦境,大对比度的色彩和慢镜头的使用成功的营造了影片诡异神秘的氛围。德国军官倒在血泊里抽搐,奥斯维辛集中营路边冰冻的尸体,孩子们在泛着血光的湖面上漂浮,怀中妻子流着血的身体化为灰烬,这些血腥唯美的镜头不仅让人印象深刻,而且极富视觉冲击力。片中,莱昂纳多的表演精准有力,延续了他在斯科塞斯电影中惯有的硬汉形象与黑帮气质(网易评)。

反面评价

《禁闭岛》讨论的是关于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孰真孰假的命题。在真伪难辨的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丧失,内在与外在的价值评断失衡。可惜的是,相比《出租车司机》、《愤怒的公牛》等斯科塞斯的代表作,该片在精神病人的故事情节上过于反复,悬念的铺陈零碎不清,使得影片成为一部经不起推敲的恐怖片。特别是虚张声势的配乐,不但没有起到预期的心理引导作用,反而给观众强加的不适。导演过于追求视觉和声音技巧的使用,却丢掉了他最本性最特质的风格:冷静沉着的电影语言。或许斯科塞斯想创造自己的悬疑风格,但是对比希区柯克的环环相扣与波兰斯基的步步为营,显然他对《禁闭岛》的把握能力令人失望(网易评)。

片中的现实环境和泰德的幻想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朗,这是该片最主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也直接导致了影片的情节发展缓慢,从而降低了观众的观影兴趣,观众极有可能已经发现了有些情节是导演在故意误导。每当片中的谜团迭起,当剧情推进到高潮时,影片的情节又放缓了下来,而主人公泰德又遭遇了一系列的虚虚实实的人物。事实上,斯科塞斯是在迫使观众按照他事先准备的线索去思考情节,并希望观众在谜底揭晓前才恍然大悟。悲哀的是,观众可能一早就识破了导演的处心积虑。当谜底揭晓后,观众可能感觉情节牵强附会,并无太大意义。(《第一财经日报》评)。


我们一直在努力

apachecn/AiLearning

【布客】中文翻译组


回到顶部